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基金资讯 > - 正文
[字号:  ]
究竟是什么导致基金回撤大小?基金经理们近期又如何控制回撤?
2022-01-14 11:23:14 - -
  2022年开年,说好的春季躁动没有来,而下跌却来得比预料来得早太多。

  市场大跌之下,基金今年收益也不好,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有54只基金(A/C类分开计算,下同)跌幅超过10%。

  全市场5536只主动权益基金,有5012只基金下跌,占比90.53%;仅508只基金有正收益,占比9.18%,另有少量基金为零收益。

  2022年股民、基民都经历了什么?

  2022年新年目标:赚大钱!

  2022年开市后目标:回本就行!

  2022年第一周目标:少亏当赢;2022年第二周:努力工作,赚钱养基;

  但我们注意到,今年行情不佳时,基金普遍出现回撤,差别是回调大小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冠亚军基金得主崔宸龙管理的基金跌幅较大,而去年表现不太好的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在一众基金中跌幅较小。

  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基金回撤大小?基金经理们近期又如何控制回撤?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大盘股、价值派投资跌幅相对较小,此外,2022年不少基金经理调整了配置方向,转而配置低估值板块来对冲风险;也有基金经理降低仓位;同时,也有基金经理通过分散持仓降低风险。

  风格转换背后原因

  今年开年以来主要股指普跌。

  截至1月13日,今年以来8个交易日(下同),创业板跌了近7.21%,科创50跌了7.41%、深成指跌超4.84%、上证指数稍微好点,跌了2.32%。

  申万31个一级行业指数中,22个下跌,其中国防军工大跌10.35%,电子、电力设备、食品饮料跌幅超过7%。

  上涨的主要是石油石化、银行、房地产、纺织服饰、煤炭,分别上涨4.19%、4.11%、3.52%、2.78%、2.51%。

  总体来看A股风格从小盘股切换至大盘股,去年火热赛道军工、新能源、半导体跌幅居前,而食品饮料很不幸,去年下跌,今年继续下跌。

  而在A股普跌之下,基金也随之下跌。

  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有54只基金(A/C类分开计算,下同)跌幅超过10%。

  全市场5536只主动权益基金,有5012只基金下跌,占比90.53%;仅508只基金有正收益,占比9.18%,另有少量基金为零收益或无数据。

  公募基金前20大重仓股,(2021年三季度数据),仅有3只上涨,分别为恩捷股份0.62%、招商银行1.29%、腾讯控股4.03%。

另有17只公募基金重仓股下跌,跌幅从低到高为:

  阳光电源-15.60%、迈瑞医疗-15.05%、爱尔眼科-14.64%、东方财富-12.34%、泸州老窖-11.77%、山西汾酒-11.05%、天赐材料-10.20%、亿纬锂能-9.00%、贵州茅台-8.42%、隆基股份-8.06%、海康威视-8.03%、五粮液-6.18%、伊利股份-5.93%、中国中免-5.64%、洋河股份-4.81%、宁德时代-3.91%、药明康德-2.32%。

  对此,一家大型基金公司投资总监表示,今年开年的大跌其实确实是基金重仓股导致的,由于没有新资金进入市场,那么在高估值的情况下部分重仓股出现回调。

  不过,上述投资总监指出,今年机构确实进行了调仓,但调仓幅度不算很大,近期资金在流入低估值和银保地等行业,总体上持仓风格变动不算太大。

  而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今年A股市场出现大跌,所以很多基金的净值出现了大幅回撤,整个市场大环境不佳是基金下跌的主要原因。

  “去年涨幅比较大的一些赛道板块,比如说新能源、军工、芯片等跌幅尤其大,所以造成了这些去年业绩排名靠前的基金今年遭了重创。”杨德龙说。

  并且,在下跌中,部分基金遭遇赎回。

  杨德龙指出,“市场下跌,可能会导致一些基金遭遇赎回的压力,从而被迫卖股票来应对赎回,进一步加剧了调整,所以往往市场下跌和基金减仓是并行的,是互为因果的。”

  杨德龙指出,部分基金通过风控制仓位,以及其他一些风险对冲的手段来降低回撤。

  杨德龙介绍,“控制回撤能提高客户的这种持有的安心度,比如说配置新能源等高增长板块的基金,同时配置一些低估值板块作为风险对冲,降低整个组合的波动风险。”

  格上旗下金樟投资研究员岳坤中也指出,由于市场担心前期涨幅较大的赛道行业重演2021年“茅指数”的大跌,市场参与者在2021年底,2022年初开始调整持仓,减持了2021年涨幅大的新能源等行业,增配了低位的低估值的周期类、房地产产业链等板块,并形成了市场趋势,前期涨幅大的成长类股票出现普跌。

  绩优基金表现分化

  2021年绩优基金收益TOP10今年全部下跌,但跌幅分化明显。比如崔宸龙的去年两只冠亚军基金,今年跌幅分别为10%、8%;而其余去年基金收益TOP3-TOP10,跌幅为1%-4.32%

  具体来看:

  1、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崔宸龙):去年收益119.42%,今年收益-10.16%;

  2、前海开源新经济A(崔宸龙):去年收益109.36%,今年收益-7.76%;

  3、宝盈优势产业A(肖肖,陈金伟):去年收益100.52%,今年收益-3.91%;

  4、大成国企改革(韩创):去年收益94.76%,今年收益-4.32%;

  5、广发多因子(唐晓斌,杨冬):去年收益89.03%,今年收益-1.56%;

  6、大成新锐产业(韩创):去年收益88.25%,今年收益-3.78%;

  7、大成睿景A(韩创):去年收益84.19%,今年收益-3.50%;

  8、华夏行业景气(钟帅):去年收益84.11%,今年收益-3.85%;

  9、大成睿景C(韩创):去年收益82.79%,今年收益-3.50%;

  10交银趋势优先A(杨金金):去年收益81.45%,今年收益-1.00%;

  让人好奇的是,去年收益排名前列的基金都重仓了新能源和周期股,但它们今年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明显的跌幅差异?

  大部分去年绩优基金经理都是年轻的新生代基金经理(基金年限在3年以下),以崔宸龙为代表。

  崔宸龙管理的基金年初回撤明显较大,可能与两大因素有关:

  一是投资集中在新能源,且持仓相对较集中——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前海开源公用事业为55%、前海开源新经济A为67%;

  二、在今年新能源板块快速大跌之时,崔宸龙可能没有及时减仓或调仓。

  以前海开源新经济A为例,从1月11日的数据在来看,天天基金网显示,基金净值估算下跌1.63%,实际下跌1.67%,估算和实际两个数据相差无几。1月13日的估算和实际数据也相差无几。

  这说明,此前该基金很可能没有调仓和减仓。

  而去年收益TOP3-TOP10的绩优基金,今年跌幅在1%-4%之间,跌幅远远小于崔宸龙管理的基金。

  分析这些基金,发现今年这7只跌幅较小的基金,去年的回撤也同样远远小于同行。具体来看:

  宝盈优势产业A(肖肖,陈金伟)-11.59%、大成国企改革(韩创)-11.16%、广发多因子(唐晓斌,杨冬)-9.40%、大成新锐产业(韩创)-11.58%、大成睿景A/C(韩创)-11.77%/-11.83%、华夏行业景气(钟帅)-11.84%。

  它们被称为“画线派”基金,就是说净值曲线像拿笔画出来的一样丝滑,基金净值稳步上台阶。

  “画线派”基金回撤小,去年表现出色,今年同样如此。

  这些基金不少持股仓位分散,比如,“中生代”肖肖和“新生代”陈金伟管理的宝盈优势产业A、“老一代”唐晓斌和“新生代”杨冬的广发多因子、“新生代”钟帅的华夏行业景气、“新生代”杨金金的交银趋势优先A,三只基金的持股也都比较分散,前十大重仓股三季度末占基金资产净值比分别为31.39%、37.99%、34.07%、26.26%。

  明星基金表现分化

  我们再来看看顶流明星基金经理今年的表现。

  截至1月13日,今年以来它们全部是负收益。但基金跌幅也有较明显的差异,其中张坤管理的基金表现最好,即今年以来跌幅最小。

  具体来看:

  今年顶流明星基金经理们表现全部为负。

  其中,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基金跌幅最大,为-8.83%。蔡嵩松的风格是全部集中投资在半导体,所以涨的时候涨得猛,跌的时候也跌得多。

  此外,刘格菘的广发双擎升级A、归凯的嘉实新兴产业,今年累计跌幅近6%,这是由于它们都是偏成长风格,今年开年以来风格转向价值股、大盘股,不利成长风格的基金。

  同样偏成长风格的基金还有,新能源主题基金——赵诣管理的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冯明远管理的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去年取得不错的收益,但今年以来的跌幅在5%左右,但它们较电力设备和新能源指数的7.45%要低得多。

  原因是赵诣重仓新能源中的一线龙头股,重仓的恩捷股份小幅上涨,宁德时代的跌幅相对较小。

  而冯明远是分散投资,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2021年三季度末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为4.58%,中报显示,这只基金持有近400只股票。这也是一只“画线派”基金。

  张坤的易方达蓝筹精选的跌幅较小,2022年以来仅下跌-1.49%,是上面所列15位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中,表现最好的。张坤属于持股集中,并且持仓换手率比较低的风格。

  1月13日的净值估算显示,易方达蓝筹精选基金下跌2.19%,实际单位净值下跌2.14%,说明该基金基本重仓股没有太大的变动。

  其中,易方达蓝筹精选2021年三季末重仓股平安银行、招商银行等多只股票上涨。

  此外,周蔚文、朱少醒等管理的基金跌幅也较小,因为这两人是均衡型风格,他们管理的涨未必涨得猛,但也比较抗跌,所以今年跌幅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