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富国基金:美债收益率为何创出新低?
2020-03-09 11:31:01 - 中国证券报 -

  3月4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行至1.02%,创下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在经过10余年的超长期上行后,近期美国经济出现了“高位回落”的迹象,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冲击,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行似乎不足为奇,但为何能显著低于大萧条、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呢?

  3月3日,美联储召开非常规议息会议,宣布降低联邦基金利率50个基点至1.0%-1.25%之间。美联储“意外”降息是否是美债收益率创历史新低的原因?从历史上看,美联储曾经7次紧急降息,其中3次发生在次贷危机期间,这3次累计降息幅度达175个基点,导致联邦基金利率下降至0.0%-0.25%。因此,很难认为美联储“意外”降息是美债收益率创历史新低的主要原因。

  那么,欧美股市大幅动荡,市场避险情绪浓厚,是否给出了合理解释?的确,近期欧美股市发生了巨大的波动,标普500指数单周跌幅超10%,为2008年10月雷曼兄弟倒闭以来首次。然而,当前欧美资本市场的波动,相较与大萧条、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期间,仍属“小巫见大巫”,难以解释美债收益率的超常规下行。

  那么,新冠肺炎疫情的广泛传播,引发全球产业链停摆风险,又能否成为主要原因呢?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月5日,中国境外共有85个国家及地区确诊新冠肺炎14768例,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范围确实在不断扩大,对全球产业链产生不小的影响,但程度远不及大萧条、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

  那么,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逼近1%,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们认为,全球央行的态度转变及货币政策的跨国协调,或许是主要的驱动因素。传统上,经济理论对负利率和量化宽松的研究不足,担忧其可能冲击金融系统的稳定性,所以各国央行在使用非常规货币政策时比较慎重。然而,近年来欧元区与日本央行在货币政策上不断“突破”,负利率和量化宽松似乎已成为常态,过于充裕的流动性叠加避险情绪,使得美债收益率也不断突破常规。

  此外,近年来西方国家在货币政策的协调性上明显增强,刚刚召开的7国集团财政和央行行长电话会议就提出,采取一切必要的公共卫生政策、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国央行通过协调统一货币政策步调,降低了汇率贬值对货币政策的掣肘,并加强了投资者对全球流动性的宽松预期。

  当前来看,全球央行在货币政策上比任何时点都更近“鸽派”并似乎在“极限放水”上达成了共识,这使得债券收益率不断刷新低点。相对而言,我国债券收益率仍然较高,中美利差处于相对高位,外资或将持续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