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新财富停摆:买卖方利益裂变 派点竞争将更激烈
2018-09-27 19:50:00 - -
中国基金网每日基金资讯



蒋琰

[有券商分析师表示,总的来说对卖方比对买方的影响更大,以前有的卖方不要派点只要选票,但现在没有票于是都要派点了]

金秋九月,是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传统”的拉票季,本该是券商和基金体现友谊,你来我往、关系无比融洽的时刻。但如今,这层关系暂时停滞。

随着9月21日,30家券商联名宣布退出新财富评选,以及新财富杂志当天紧急暂停第十六届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金融圈随之产生巨震。

当买方和卖方一个重要的往来渠道被斩断,和谐的关系是否会发生一些微妙变化?这个问题在业内至今未形成统一意见。有券商首席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事情刚发生还看不出什么变化。但也有买方投研人员认为,新财富评选投票是卖方服务的重要动力之一,如果今后没有更好的办法激励卖方提供更好的服务,可能长期来看业态会发生改变。

除了新财富评选,分仓佣金毫无疑问会成为基金等买方和券商为代表的卖方机构关系的核心交汇点,它的变化深深牵动着双方的神经。从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双方观点来看,无论买方还是卖方都有观点认为,卖方对私募及小型公募的服务积极性可能有所下降,服务会向大的基金公司倾斜。

公募分仓影响几何

在新财富时代,每年最佳分析师评选之时都是双方社交活动最活跃的时刻。根据选期安排,每年大致9~10月为投票期,掌握投票权的买方人员一时间成为各种社交局的座上宾。

不过,买方对卖方的选择不只限制在新财富投票上,还体现在公募分仓的打分排名上。某公募基金投研人员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从卖方服务的动力来讲有两方面,一是我们给的交易佣金分仓派点,另外就是新财富的评选投票”。他表示,每家基金内部有打分的机制,由投研人员给卖方分析师打分,最终形成排名,从而给每个卖方研究员派点。

一位公募基金从业多年并且今年拥有新财富投票权的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偏大型的公募基金对主流的券商都会照顾到,至于打分则是“领导决定一部分,基金经理和研究员也会参与打分,大家的权重不一样,可能投研的领导、基金经理多一些,研究员少一些,领导决定的比例大概会占一半”。

公募分仓历来是卖方争夺之地,尤其在新财富评选暂停之后,有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以前有些券商不太重视派点,只要投票,但之后可能都会去抢派点,竞争会更激烈了。

一直以来,公募基金租用券商交易席位的规定主要来自于证监会2007年《关于完善证券投资基金交易席位制度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基金管理公司应选择财务状况良好,经营行为规范,研究实力较强的证券公司,向其租用专用交易席位。一家基金管理公司通过一家证券公司的交易席位买卖证券的年交易佣金,不得超过其当年所有基金买卖证券交易佣金的30%。

30%的上限限制预示着行业竞争激烈,同时也意味着公募分仓收入总量可观。依据2018年公募基金半年报数据,上半年券商的基金分仓收入为40.77亿元,同比增长17.06%,共有19家券商的佣金收入超过1亿元,1000万至1亿区间的有31家。前述有投票权的资深公募基金人士认为,分仓佣金体量很大,一家中小型公募基金一年的分仓量也可能达到亿级。

此外券商也可以带来一些更多的服务,比如券商的资源、销售渠道等也都是公募看重的因素。有券商分析师认为,销售能力是很重要的因素,“比如有些基金自己的销售能力比较差,公募可能会把佣金给营业部较多、代销能力强的券商;一些自身销售能力就很强的基金,可能大部分佣金就给研究了”。

买方卖方关系微变

新财富评选的突然中止,尽管业内早有风声,但以这样的方式迅速叫停还是令人措手不及。

至于是否会影响买方和卖方的变化,业内持有不同观点。有券商首席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事情刚发生,目前还看不出什么变化。有基金经理表示,评选的中止影响不大,买方主要还是看研究能力。

不过有公募基金投研人员表示了担忧,认为如果没有了新财富评选,那对小规模的基金公司本身交易量偏小,对卖方研究员来讲就没有什么服务的动力了,可能他们更多的会向大规模的基金公司集中。也有券商分析师表示,原来可能买方规模小一点、派点少,但是他们有投票权。取消新财富评选之后,小的机构比如私募、小型公募,大家服务的积极性不会那么强了。

他补充表示,总的来说对卖方影响大比对买方的影响更大,以前有的卖方不要派点只要选票,但现在没有票于是都要派点了。因此以前佣金比较少的行业,收入可能会下降。

分析师投票的中止,对卖方来说无疑有更直接的冲击。前述有投票权的资深公募基金人士认为,此前卖方研究的服务、报告、人员甚至投票期的拉票行为都有结构性过剩,新财富评价体系去掉后,过剩的情况会有一些“去化”,尤其是纯粹依靠评选、自身没有太大价值的分析师。

他认为,就算没有新财富,卖方有价值的研究员也是能脱颖而出的,不管是想提升薪水、奖金、业内影响力、多积累资源、到大的买方做投资等。当然最好还是新财富之后能真的找到一个更低成本、高效的评价体系,肯定是行业的进步。不过他也坦言这很难,就像都知道高考不太公平,但找不到比它更公平的进阶渠道,如果能找到更好的没问题,如果不可执行也未必是好事。

万变不离其宗,双方合作的基本出发点并不会因为新财富的取消而改变。某券商业务主管认为,公募与券商的合作主要看券商的研究能力、销售能力以及综合服务、托管能力等。后新财富时代,这些基本因素依然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