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银河基金十六岁花季烦恼一堆 主动管理产品业绩跑输行业
2018-04-17 15:41:07 - 投资时报 -
中国基金网每日基金资讯

  该公司旗下主动权益、固收基金的表现均落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主动权益类基金2018年以来净值平均下跌-2.83%,且超过八成产品收益率为负

  标点财经研究员 赵春燕

  对比银河基金而言,2002年6月14日是一个很美好的开始。作为中国证监会按照市场化机制批准成立的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 “好人举手第一家”的名号从此别无分店。

  不到两个月时间,银河基金即将迎来16岁花季生日。当然,“青春期”要经历的那些成长烦恼,谁都不可避免。

  近年来,银河基金投研人员和高管频频离职,而人事浮动显然冲去了该公司之前固有相对严谨的管理机制,令人啼笑皆非的“小错误”时有发生。

  与此同时,该公司内部岗位变动趋于频繁,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日渐增多。特别是基金的规模扩张一直依赖于货基增长,非货基公募规模发展却几近停滞。

  在这样的情况下,银河基金旗下公募产品业绩并不理想。《投资时报》日前统计发现,截至2018年4月4日,按不同份额分开计算,该公司所有基金平均收益率为-1.81%,其中50只基金收益率为负,主动管理类基金的业绩在行业已处于中下游。

  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及分级基金后,该公司旗下53只主动权益类基金2018年以来的平均收益率为-2.83%,在103家基金公司(剔除相关产品少于三只的公司,下同)中位列第72名;19只主动管理的偏债型产品的平均收益为0.82%,在行业98家基金公司中位列第73名。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两种主动投资类型的产品的成绩皆不及行业平均水平。

  人事浮动管理欠严谨

  作为一名公募老兵,银河基金旗下产品曾上榜行业年度前十。然而,昔日光芒却在近年来的人才流失中逐渐消逝。

  Wind数据显示,从2015年年中开始,银河基金已有多名大将陆续出走。当年6月,基金经理成胜、徐小勇相继离职,二者在该公司的任职年限分别为4.74年、6.86年。次年,又有王培、孙伟仓、周珊珊、索峰离职,这四位基金经理均在银河基金任职多年,其中任职时间最短的为孙伟仓,时间为3.22年;而任职时间最长的索峰甚至已在该公司工作了11.35年之久。2017年4月,入职不到两年的基金经理杨鑫也挂冠而去。

  不仅旗下基金经理频频跳槽,高管层也不稳当,董事长、总经理这两个至关重要的职位屡有变动。

  该公司近六年经历了三任董事长。在2011年12月至2014年1月,徐旭任董事长;2014年6月至2017年12月,许国平任董事长;2017年12月至今,刘立达任董事长。

  与此对应,总经理也几经变更。2018年8月,自2011年开始担任银河基金总经理的尤象都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刘立达旋即接任。而在2017年12月。刘升至董事长后,范永武接任总经理一职。

  频繁的人事变动势必对公司的管理产生影响。近年来,该公司工作上的失误处于高频期。

  去年12月2日,银河基金发布基金合同生效公告,宣布旗下新发基金银河量化稳进混合成立。三天后,公司紧急发布更正公告,称基金合同生效公告中该基金的代码005126误写为005216。

  上溯2016年末,银河基金发布招聘信息时,在岗位主要需求一栏中写道:“1、熟悉风控参数设置,公募基金2年以上经验,”而随后括号里却备注“目前负责风控参数设置和复核的人员均没有经验,且公司没有人能对这块全盘掌控??建议专人专岗”。类似“泄密”显然缘于人力资源部门的粗枝大叶,一家老牌基金公司居然没有专业的风控人员的事实,仍令业界哗然。

  这种粗心大意其实由来已久。早在2013年初,银河基金曾“补发”了自购旗下三只基金的公告。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自购公告需要提前至少两个交易日发布,但其在自购完成后整整两个月才发出公告。对此银河基金解释为“忘记了”、“工作疏忽”。

  众人眼中“高大上”的公募基金的员工居然屡屡犯下低级错误,这自然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问题。

  人才短缺一拖多严重

  随着老将们不断离席,新进人才也在不断补上。2015年以来祝建辉、袁曦、楼华锋、蒋磊、刘铭、杨琪、余科苗、张沛这六位基金经理相继入职。

  即便如此,仍难以跟上该公司的扩张速度。从2014年末算起,截至2018年4月4日,该公司的基金数量从24只增至58只,同比增长1.42倍;公募规模从342.15亿元增至802.49亿元,同比增长1.35倍。

  按不同份额分开计算,该公司旗下共有90只产品,但基金经理只有15位,“一拖多”在所难免。

  比如在该公司任职8.25年的韩晶,掌管31只产品;而基金经理年限仅有0.19年的张沛,也同时管理着银河强化收益、银河钱包货币A、银河钱包货币B、银河银富货币B、银河银富货币A等五只产品。

  由于人才短缺,该公司岗位调整变动频繁。据东方财富(300059)网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该公司已经发布了24则人事调整的公告。

  主动投资成绩暗淡

  人事的动荡无疑不利于产品业绩稳健增值,且基金经理“一拖多”后难免分身乏术。据Wind数据,银河基金非货币公募管理规模从2015年末开始几乎处于停滞状态。2015年末-2017年末,该公司的总体公募管理规模分别为617.35亿元、657.53亿元、792.45亿元,总增长幅度为28.36%;而非货币公募管理规模分别为401.97亿元、403.48亿元、407.01亿元,总体增长幅度仅为1.25%。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业绩也乏善可陈。截至2018年4月4日,旗下81只2018年之前成立的基金中有50只收益率为负,占比超过六成。

  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以及分级基金后,今年以来市场上主动权益类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68%,而银河基金此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仅为-2.83%,大幅度跑输行业平均水平,在103家相关产品不少于三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2。

  该公司旗下53只2018年以前成立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中,2018年以来收益率为负数的有43只,占比超过八成;其中13只产品亏损幅度超过5%,占比近四分之一。

  具体来看,表现最差的是银河主题策略,今年以来收益率为-8.95%,在市场上574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排第535名。

  其次是同样为偏股混合型基金的银河消费驱动,今年以来收益率为-8.19%,在同类中位列第519名。该产品成立于2011年7月29日,至今规模为0.59亿元,近三年总回报为-18.3%。

  银河智慧主题、银河创新成长今年以来亦均处于净值下跌状态,下跌幅度分别为7.53%、6.91%,基金经理均为袁曦;银河量化价值的净值则下跌了6.97%,该产品成立于2017年10月13日,截至2018年4月4日,该产品净值累计下滑6.92%。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五只产品均为混合型基金。

  另一方面,银河基金的固收类产品表现也较为逊色。

  根据Wind数据计算2018年市场上主动固收类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12%,而银河基金此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却只有0.82%,仅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的73.21%。在98家相关产品不少于3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3。

  银河基金旗下19只2018年以前成立的主动固收类基金中,2018年以来的收益率为负的有4只。其中表现最差者为银河银泰理财(150103)分红,截至4月4日,今年以来下跌7.13%;紧随其后的是银河润利I,净值跌幅为0.62%;另有银河润利保本A的净值也处于下跌状态,跌幅为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