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公募基金总规模超12万亿,货基严监管持续加码
2018-03-06 11:53:02 - 国际金融报 - 夏悦超
中国基金网每日基金资讯

节节攀升,最新消息显示,公募基金规模从去年底的11.6万亿元终于突破了12万亿元大关!

  3月1日,中国基金业协会最新公布的2018年1月公募基金市场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底,中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13家,其中中外合资公司45家,内资公司68家;取得公募基金管理资格的证券公司或证券公司资管子公司共13家,保险资管公司2家。以上机构管理的公募基金资产合计12.17万亿元,较2017年12月底的11.6万亿元,约增加了5700亿元,增幅近5%。

  总规模创新高

  具体来看,货币基金是整体市场规模再上新台阶的重要推手,截至2018年1月底,货币基金规模为7.3万亿元,较前一个月增长了6425.89亿元,增幅达9.54%。这也是货币基金规模首次突破7万亿元整数关口。

  利好消息在即,但也不能过于乐观,监管来势凶猛。近日,业内有消息称监管层召开闭门会议,将对公募基金加强监管,接下来将会对理财基金和货币基金作出重大调整,具体做法主要包括:一、在资管新规公布以后,所有的理财型基金按照颁布时点,规模只能减少,不能增加;二、短期理财基金不再沿用摊余成本法,全部改为净值型产品;三、对货币基金的T+0快速赎回业务进行了讨论。

  其实,对货币基金的严监管自去年就已开始。去年上半年是货币基金快速膨胀的一年,根据2017年半年报,仅天弘基金一家而言,旗下最大的产品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用户数量接近3.69亿,较2016年增加13.53%;19只系列指数基金用户数高达300万户。天弘基金的快速扩张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担忧。

  根据监管要求,货币基金规模超风险准备金200倍的公司严禁冲规模,冲规模的把控标准在于实质结果若导致存量大幅增加,规模控制要从严掌控,一旦发现就要严惩。而且,基金管理人不得通过任何宣传(包括微信、朋友圈等)来扩大货币基金规模,若违反规定,监管机构将采取严厉措施,包括按照同期未分配利润的一定比例补足风险准备金,并会对高管问责。

  货基紧箍咒持续收紧

  2018年2月1日起,天弘基金开始设置余额宝每日申购总量,即单日实际申购达到设定额度时,当日不再受理申购申请,每日申购额度根据基金申购、赎回情况动态设定,天弘基金并不会公布余额宝每天的限购总量。目前,余额宝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为10万元,单日购买额度为2万元。

  而在去年11月17日,监管机构发布了新规的征求意见稿,即《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而根据此次内部讨论会的内容,在资管新规公布以后,所有的理财型基金按照颁布时点,规模只能减少,不能增加。

  去年12月8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召开基金评价业务座谈会,提出基金评价机构应进一步弱化对公司管理规模的关注,不再公布包含货币市场基金规模的排名数据。同时,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证监局也积极响应,加入到监管货币基金当中,召集货币基金规模较大的基金公司举行闭门会议,传达禁止货币市场基金按规模排名,降低基金规模的权重,不得片面强调货币基金业绩等规定。

  2018年1月,央行用非存款机构部门持有的货币市场基金取代货币市场基金存款(含存单)。也就是将货币基金直接纳入广义货币M2。紧接着,春节期间多家基金公司旗下货币基金扎堆“休假”暂停限购或暂停大额申购,这对货币基金冲量的势头有所遏制。近期监管层的内部会议又再次提到对货币基金和理财基金作出重大调整,可见,监管层对货基的紧箍咒正在加速收紧。

  大公司控制冲规模

  “工资到账,赶紧转余额宝”,这是曾经家喻户晓的理财方法,而如今货币基金的高收益神话,会因为监管力度加强,逐渐暗淡吗?Wind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共有118只(份额分开计算)短期理财债券型基金在运行,这些基金合计规模达3791.37亿元。其中,规模超过百亿元的共有15只。

  货币基金的投资模式会被调整吗?若调整会对货基规模较大的公募基金公司造成多大影响?北京一位公募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影响不好判断,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做好债券基金、股票基金、混合基金的业绩自然会吸引投资。

  监管发力后,部分机构也已开始做出相应调整。记者从巨潮资讯网发现,某家基金规模近2000亿的公募基金,已经对旗下部分货币基金的基金合同作出了修改,其中一处修改是将合同中“《关于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等相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修改为“《货币市场基金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监督管理办法》’)”。

  短期理财基金为什么会被监管盯上?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募人士表示,原因之一估计是规模发展太快,担心出现不可预知的黑天鹅事件,而预先采取行动以避免金融风险。

  也有公募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道,“现有的货币基金中,其实大部分基金都自己设置了申购上限。例如天弘基金现有每日申购限额2万元,且有单日申购总规模、个人持有总规模限制。这一波调整从政策层面进行了普遍约束,对持续做大规模的货币基金来说,有着不小的负面影响。”

  该人士表示,“货币基金规模的迅速扩张,内在是一种全面理财意识的觉醒,是一种利率市场化的体现。此次监管主要是针对T+0赎回或者直接用货币基金进行消费的场景,主要还是宝宝类、钱包类产品,对于处于正常业务的货币基金影响有限。今后会促进投资者更加理性地配置自己的资产,使得市场的收益水平逐渐回归正常,其安全性甚至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