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基金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字号:  ]
邱国鹭:短期波动都是现象,本质要看“赛道、赛马和骑师”
2018-10-10 20:51:39 - -
中国基金网每日基金资讯




来源:好买财富  中国基金报

编者按:“今年虽然是一个普跌的环境,但相比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初,我们觉得各方面条件相对好一些。”

“我们不要过分看重短期的表现,更多的是要思考它背后的能力、背后的护城河,真正的本质是什么。因为现象是纷繁复杂的,而只有本质是相对不变的。我们在选股票,就像伯乐在选马一样。”

“核心还是看赛道、赛马和骑师。骑师是公司的管理层,赛马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护城河,赛道是行业的格局、门槛,要看它是否具备先发优势。把这三个方面想清楚了,很多变化可能只是噪音。”

“六个月之前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是没有大区别的,可能有变化,但是变得很小,外部环境也许有变化,但一个有着14亿人、GDP 13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内因永远是主导因素。”

这是今年8月底,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在中国基金报主办的“2018中国私募基金高峰论坛”上做的《市场波动的现象与本质》主题演讲中的核心观点。

作为价值投资者的信奉者,邱国鹭认为市场短期波动、基本面都属于现象,投资要看到它的本质。很多时候他对一些问题的思考,即便时隔了很久,读起来都历久弥新。

今天我们来一起品读下他近期所做的《市场波动的现象与本质》的演讲全部内容。

来源 | 中国基金报 (房佩燕 整理)

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聊市场波动的现象与本质。

短期波动和基本面只是现象

我们在市场每天都面对波动,过去三年的波动比较大,也经历了几轮短期的急涨急跌。波动本身是市场固有的一部分,这其实是一种现象。我们做长期投资要思考如何抓住波动背后的本质,去寻找长期可持续的驱动力,寻找那些可预见的、可感知的、可分析的、内在的驱动力。

即便做短期投资的人,一样会思考波动的现象与本质之间的关系。短期投资做得比较好的一些定量基金,如文艺复兴,他们分析波动背后的现象与本质时采用定量的方式。比如,他们会雇一些为美国政府做密码破译的人,长长短短混乱的电波的背后是一套编译方法即密码,能够把电波转化为文字来传达信息;另外他们还雇一些语音识别的人,早在20年前就雇了很多语音识别的计算机人才,语音识别的算法和短期股价波动的方式之间是有相通性的,语音对每个文字后面经常跟随的文字通常有预判,例如“中”后面往往跟着“国”,连成“中国”这个词。通过简单的密码破译或者短期趋势的跟踪,能够解读它背后的规律性的东西。

但我们做长期投资,怎么透过现象看本质?股价每天都在变动,就像格雷厄姆说的,市场先生本身像一个极端的精神病人,有时候很乐观,说这个东西100块钱可以买,有时候又很悲观,说这个东西1块钱都不想买。这个过程中,是什么力量在主导呢?很多人说是基本面,这个对,也不完全对,因为基本面也是一种现象。基本面是我们能看得到的,比如季报、半年报、年报,这些你看到的其实也只是一种现象。就像一个考生,你看到他的考试成绩,这次是80分,下次是90分,但他到底是能考多少分的学生,未必能够通过几次考试来体现。再比如押注一个牌手,有可能他这几局赢了,可能只是因为他拿了一手好牌,未必说明他具备优秀的打牌能力。

如何看本质

核心是看赛道、赛马和骑师

那么如何判断什么公司是好的牌手,是真正牌打得好而不是拿着一手好牌?当然,有一些上市公司确实是依靠拿着一手好牌也活得不错,那是天然的垄断。我们一直在思考,什么是投资的本质、什么能真正决定内在价值。我们都知道价格围绕着内在价值波动,但内在价值是虚无缥缈的,看不见、摸不着,而价格天天有变化,就像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财报本身是内在价值的一个映射,价格又是这些基本面数据的一个映射,这些基本面数据不仅是收入、利润、现金流,也可以是互联网公司的MAU、ARPU值等各种能够量化的经营数据。

我们一直在强调做投资一定要看到它的本质,这样才能够维持一种相对宽松和淡定的心态。也许六个月以前大家都很乐观,觉得中国正在各个方面都赶英超美,过了几个月出现贸易摩擦,有人就开始怀疑中国各方面的实力。这就体现了对现象过于执着、容易随波逐流。但其实六个月之前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是没有大区别的,可能有变化,但是变得很小,外部环境也许有变化,但一个有着14亿人、GDP 13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内因永远是主导因素。中国不是土耳其、阿根廷,而是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舰,内在的运作是否能够按部就班更重要。我们对宏观形势的判断、对市场大势的判断,一定得先明白什么东西是关键因素,什么东西是次要因素。

我们身处在一个信息过剩的时代,每天有过多数据轰炸,而我们又没有密码破译专家告诉我们哪些是噪音、哪些是信号,这种情况下核心还是看赛道、赛马和骑师。骑师是公司的管理层,赛马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护城河,赛道是行业的格局、门槛,要看它是否具备先发优势。把这三个方面想清楚了,很多变化可能只是噪音。

当然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这种变化有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外部环境的变化,不能说它没有影响,但逆全球化也不是这两三个月才开始。再早一点,英国脱欧的时候,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变化的端倪就已经开始了,有时候人们只是到了火烧眉毛才看到。对于很多事情,如果关注本质,而不是关注现象,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帮助大家提前看到。

对目前市场保持淡定

对中国要有信心

对现在的市场我们还是保持一份淡定。今年虽然是一个普跌的环境,但相比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初,我们觉得各方面条件相对好一些。虽然说今年下半年的宏观面和微观的行业利润可能还会有往下的趋势,不一定是贸易摩擦的原因,更多可能是上半年的银根紧缩、去杠杆带来的滞后反应。但我们能看到,流动性和货币政策的导向在6、7、8三个月有了比较明显的转变。在这种情况之下,下半年的市场有可能就会出现相对良性的货币和利率环境,同时面对着相对不太理想的宏观面和微观基本面。这两个因素谁会成为市场的主导因素,目前还尚未知道。就目前中报的观察来看,财报数据稍有一点点低于预期,可能就伴随一两个跌停。这就好比分析一个学生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就看他的考试成绩,考得好就给他各种奖励,考得不好就揍一顿。但其实有时候一个季度只是一次小测,不一定体现能力。

我们回到本质的估值。上证指数前不久到达2653点,距离两年半前的市场低点2638点不到1%。这两年半以来很多企业的利润平均增长20%,折合每年平均8%左右的增长。今年中报,金融业平均个位数的增长,非金融业平均约20%的增长,基本面还算令人满意。上半年一些中观的数据也不错,如全国发电量累计增长8%,当然下半年可能会有前期政策的滞后反映。

为什么今天讲不要只简单关注宏观基本面?因为2013年很多炒主题、炒故事的,那些都已经证伪,那种只是看到现象,没有看到本质。现在我们回过头看,2013年下半年大家爆炒的几个行业:影视、手游、P2P互联网金融,几年过后一地鸡毛。那几年电影行业的票房每年约50%的增长,从现象上看,基本面数据都很好,但从能力来看,定价权其实掌握在演员和导演的手里面,某部电影火了,演员和导演可以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进行再创作,和制片公司没关系。手游也是类似的情形,一段时间的收入流水很高,但几个月以后老游戏没有人玩了,又要重新做新的游戏;P2P互联网金融更不用讲,当时说要颠覆银行,现在银行总资产200万亿了,而P2P互联网金融很多都跑路了,因为金融的本质是风控能力。

所以,我们不要过分看重短期的表现,更多的是要思考它背后的能力、背后的护城河,真正的本质是什么。因为现象是纷繁复杂的,而只有本质是相对不变的。我们在选股票,就像伯乐在选马一样。比如九方皋的故事,伯乐把九方皋推荐给秦穆公,秦穆公让九方皋寻找一匹千里马。待九方皋找到以后,秦穆公问马是怎么样的,九方皋说这是一匹黄色的母马,秦穆公派他的人去取,结果是一匹黑色的公马。秦穆公觉得九方皋很不靠谱,连马的颜色、性别都分辨不出。但结果是,这的确是一匹天下少有的千里马。这个故事说明,现象并不代表本质。

今年下半年可能有部分优质的公司会出现季报低于市场的预期,这时候有可能是买入而不是卖出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这个时点要提市场波动的现象与本质。因为每个季度、每个月的表现,有时候是外部环境的问题,哪怕一匹千里马,台风天也跑不动。我们更应该分析一些内在原因,行业格局、公司竞争力、管理层能力等,这一类东西才是我们觉得更为本质的。中国现在还是有很多的公司在很多的产业链里确实有竞争力,我们应该要有信心。

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被夸大

目前市场主要还是“心动”

六个月之前一些人可能有点盲目的乐观,但六个月之后一些人又感觉很悲观,觉得如果贸易战一打,国内很多行业都做不下去。其实不是的,中国的经济对外贸的依存度是低于大多数国家的,我们对外贸的依存度过去几年连续下降,现在中国的贸易依存度是30%多,全世界其它国家平均是50%。所以,核心还是要看中国经济真正起来的支撑力量是什么,力量的背后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就是看同样的价格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是不是比其他国家更强。

中国现在有部分的短产业链行业,有可能会被转移到东南亚那些成本更低的国家,这个现象已经在发生,两年前耐克、Coach等已经把它们在中国的工厂转移出去了,但是中国有更高附加值的、更多产业集群优势的、更长产业链的行业出现。而且中国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我们有14亿人,拥有巨大的内需市场,全球70亿人真正能够参与到全球化市场里面的只有三四十亿人,所以至少有半壁江山在中国。因此我们不用太过担心,核心是接下来的政策是不是真的能够让我们在这种不太确定的外部环境中,把自己内部的产业按部就班地做好,而不要自乱阵脚。

上半年大家担心的是去杠杆是否会用力过猛、不小心擦枪走火,但过去两三个月的政策转向,又降低了这个风险。这对于资本市场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利好,但大家在担心外需、出口的过程中,市场似乎没有充分体现政策边际好转的迹象,当然我们也不确定市场是否会马上涨回来。市场怎么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10个人可能有11个意见。

我们从来不做短期的市场预测,只是想自下而上地选出一些相对好的股票,弱水三千,但取一瓢。

真正看市场波动中的三个推力,“心动”、“树动”和“风动”。大多数时候都是“心动”,“风动”也会有,就是外部环境的变化;而“树动”是很慢的,就像一棵树从小树长成大树,一个公司能力的变化也是没有这么快的,但资本市场,就像刚才王庆总说的,经常把长期问题短期化,一下子预测今后十年一马平川,过了一段时间又认为今后十年坎坷不断,但其实这两者都不是。内在的“树动”部分通常很小、很缓慢,核心是你要找一棵根深蒂固的树,才能枝繁叶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反而觉得市场的波动其实是给我们创造机会,作为一个主动投资人,市场如果不波动,我们反而没有事情做了。

安全边际最终来源,低估价格买入

我们怎么看接下来市场的演变呢?简单的回答是,我们不知道。那我们该如何投资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比较强调安全边际。安全边际有两个来源,其中一个是基本面的稳固。喝酒、吃药是最典型的应对方式,但后来发现过去3个月喝酒吃药也不灵了,有可能是补跌和普跌的原因,但也有可能是抱团取暖、拥挤交易。我们的特点是人多的地方不去,大家都挤在那里,即便再好也没有意义。我们更青睐安全边际的另一个来源:低估值。有些公司只有4倍、5倍的市盈率,在市场大跌时,有的还能有一点正收益,因为低估值本身已经充分反映了非常悲观的预期了。

安全边际的两个来源,往往较容易看到的是第一个,大家会找不受去杠杆影响、也不受贸易摩擦影响的公司,很自然就跑到喝酒吃药这部分来,但实际上低估值的那一块也许才是真正坚挺的。

我们要重点关注现象对本质的反映,股市至少是两层映射,第一层是价格对基本面数据的映射,第二层是基本面数据对内在价值和内生能力的映射。因为股价是两层映射的结果,所以它的波动度就特别大。但也因为波动特别大,在价格通过两层映射对于内生价值存在明显低估的时候,给了你一个很好的安全边际。即使中间这一层的财务表现,某个季度不达预期或者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股价被大家砸了一下,这些都是短时的,没有关系。我们还是要关注本质的东西,企业的内在价值、核心竞争力、护城河、行业格局、行业门槛、管理层素质,这些才是安全边际真正的来源。

另外,不要以过高的估值买入。因为如果以铜的价格去买银是一个好的投资,但以钻石的价格去买金,则是一个很差的投资,即使金比银好。所以安全边际真正的来源并不是稀缺性或者基本面的稳定性,而是你付什么样的价格。

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虽然我们觉得估值够低,但依然把安全边际放在前面,然后再来思考,这样你就知道你的底线,知道最坏的情况发生时,你的股票会怎么样。一旦你心里有底了,你就能独立思考,不会人云亦云。其实这六个月中国没有那么大的变化,这期间中国GDP可能增长了3万亿人民币,出口美国的5000亿美元即便阶段性受些影响,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真的有大家担心的那么大吗?在股市中,很多事情经常容易被两层的映射超级放大。

我不是说现在市场已经见底,或者市场一定可以买入,我不知道市场接下来会怎么样,这个问题谁也没有答案。我的意思是,当你保持独立思考,在这种情况下反而容易游刃有余。市场波动只是一种现象,这背后企业的内生价值、企业本身的能力才是最本质的东西。

我们不要关心市场“心动” 的东西。“风动”,如果是一场持续十年的大风,你要关心一下,如果只是一阵风,你也不用关心。真正要关心的是“树动”,只有根深蒂固才能枝繁叶茂,这才是最本质的东西,是你投资安全边际的真正来源。